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荣旗工业 IPO:遭果链客户大幅砍单,少计销售收入财报真实性存疑

发布日期:2022-06-17 19:53    点击次数:65

本文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孙一鸣

来源 | 时代商学院

作者 | 孙一鸣

编辑 | 李乾韬

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跳水,各大厂商不断砍单,产业链进入阵痛期,上游供应商又该如何自救?

荣旗工业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荣旗工业 ")是一家依赖苹果产业链为生的小小检测设备制造厂商,主要产品包括视觉检测装备、功能检测装备、视觉功能检测一体化装备、智能组装装备、治具及配件等。

2021 年 6 月,荣旗工业提交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22 年 6 月 17 日,该公司将上会接受审核,其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保荐代表人为王博、戴阳。

【概述】

荣旗工业的业绩严重依赖苹果产业链,前五大客户几乎清一色为果链企业。2020 年该公司对苹果产业链的销售规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高达 91.85%,2021 年的收入占比尽管降至 79.44%,但仍处较高水平。其中,2021 年,第一、第二大客户双双对荣旗工业大幅降低采购金额。在下游智能手机市场景气度不断下滑的情况下,该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疑。

此外,2020 年荣旗工业新增口罩生产设备业务,合计销售两千多万元,但其对主要客户田中精机的销售金额在招股书中多处自相矛盾,也与田中精机 2020 年年报披露的数据不一致,金额相差 527 万元,少计销售收入,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令人担忧。

6 月 15 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情况向荣旗工业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对方回复。

近 8 成收入来自果链,已遭大客户砍单

报告期内,荣旗工业的业务主要围绕消费电子领域展开,集中于苹果产业链。

招股书显示,2019 — 2021 年,该公司对苹果产业链的销售规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52.11%、91.85% 和 79.44%。其中,2020 年其对苹果产业链的销售收入占比高达 91.85%,全线业务几乎为苹果 " 量身打造 ",业绩严重依赖苹果产业链。

需要注意的是,荣旗工业并非苹果公司的核心供应商,虽然其也对苹果公司直接销售产品,但销售金额较小。

2019 — 2021 年,该公司对苹果公司的销售金额分别为 135.98 万元、113.88 万元、429.16 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1.33%、0.51%、1.48%,涉及的主要终端产品为充电座、手机等。

招股书显示,荣旗工业的核心产品主要用于消费电子产品的检测和组装,客户主要为立讯精密(002475.SZ)、信维通信 ( 300136.SZ ) 、富士康、领益智造 ( 002600.SZ ) 等苹果产业链客户。

2019 — 2021 年,荣旗工业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 7443.15 万元、1.83 亿元和 1.73 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2.93%、82.73% 和 59.85%,客户集中度较高。

如今,消费电子市场表现低迷正在拖累果链公司。随着智能手机市场从巅峰期陷入衰退期,各大手机厂商纷纷下调销量预期,并对供应商大幅砍单。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5 月 25 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 年 4 月,中国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仅为 1807.9 万部,同比下降 34.2%;2022 年 1-4 月,中国国内市场手机总体出货量累计 8742.5 万部,同比下降 30.3%。

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今年 3 月曾表示,苹果在今年第二、第三季度砍掉大约 30% 的 AirPods 3 订单;与此同时,苹果还要将刚发布的 iPhone SE 砍单 20%,今年的年出货量从 2500 万至 3000 万下调至 1500 万至 2000 万。

事实上,在 2020 年,苹果产业链相关企业早已有砍单动作,而依赖苹果产业链为生的荣旗工业也在劫难逃,惨遭大客户削减逾 3 成订单。

2020 年和 2021 年,立讯精密和信维通信均分别是荣旗工业的第一大、第二大客户,也是苹果公司主要的 EMS ( 电子制造服务 ) 企业。

招股书显示,2021 年,第一大客户立讯精密对荣旗工业的采购金额从 2020 年的 8676.6 万元降至 6688.06 万元,降幅达 22.92%;第二大客户信维通信对荣旗工业的采购金额从 2020 年的 5662.98 万元降至 3655.26 万元,降幅达 35.45%。

立讯精密等果链企业本质上处于产业链的弱势地位,赚的是代工的血汗钱、辛苦钱,毛利比苹果公司自身低得多,极其仰仗产品销量带来的规模化效应。若苹果公司未来继续砍单,这些果链企业的日子将更加难过。

以信维通信为例,2021 年,该公司的业绩已开始恶化,当年仅实现归母净利润 5.05 亿元,同比下滑 48.06%。此外,荣旗工业第四大客户领益智造 2021 年的归母净利润也同比下滑 47.93%,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

荣旗工业在招股书中承认公司对苹果产业链存在依赖的风险,并表示如未来公司无法在苹果产业链的智能装备制造商中持续保持优势,无法继续维持与苹果公司的合作关系,则公司的经营业绩将受到较大影响。同时,若未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苹果公司的产品市场需求出现下滑,则可能影响苹果系列产品的销量,上游智能装备供应商的市场需求亦会受到不利影响,亦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销售数据存疑,涉嫌虚假陈述

除了业绩严重依赖苹果产业链外,荣旗工业在销售数据披露方面似乎颇为混乱。

招股书(上会稿)第 261 页显示,自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后,荣旗工业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临时生产口罩生产设备,2020 年度及 2021 年度分别实现销售收入 2113.46 万元和 70.8 万元,主要客户系宁波积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浙江田中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田中精机 ")及浙江兰盾医疗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等。

尽管 2020 年口罩生产设备业务取得 2113.46 万元的营业收入,但这个新增的业务最终反而是亏损。其表示,2020 年疫情期间公司紧急生产了一批口罩生产设备,因交期紧、原材料和人工成本高,整体毛利表现较差,产生 36.55 万元的负毛利。

招股书(上会稿)第 388 页显示,2020 年,宁波积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田中精机分别与荣旗工业签订口罩机的采购合同,采购金额分别为 1020 万元、1099.49 万元,且合同分别于 2020 年 3 月和 8 月履行完毕。

然而,这一销售数据却存在诸多疑点。

上述两份合同均于当年四季度前履行完毕,金额合计 2119.49 万元,这一金额与荣旗工业在招股书(上会稿)第 261 页【经营成果分析】处所述的 " 口罩生产设备实现销售收入 2113.46 万元 " 对应不上,销售收入较合同金额少计 6.03 万元。

在荣旗工业招股书(上会稿)第 161 页,其披露的 2020 年销售数据再次与上述履行完毕的合同金额 " 打架 ",其对田中精机的销售金额较合同金额少计了 226.43 万元。

此外,荣旗工业披露的数据也与客户田中精机年报披露的数据不一致。

田中精机是 A 股上市公司,其在 2020 年年报中披露当年向荣旗工业采购的金额为 1400.06 万元,这一金额与荣旗工业在招股书 388 页披露的合同金额相差了 300.57 万元,与招股书第 161 页披露的销售数据相差了 527 万元。

而田中精机 2019 年和 2021 年的年报、荣旗工业招股书均无显示双方在 2019 年和 2021 年存在销售及采购的数据信息。

需注意的是,荣旗工业与田中精机的口罩机订单合同已于 2020 年 8 月履行完毕,而非四季度末;而且客户田中精机已验收完毕并确认采购支出了,这点与荣旗工业在招股书披露的 " 合同履行完毕 " 相一致。

荣旗工业招股书也披露 2021 年口罩机的营业收入仅为 70.8 万元。相差的几百万元销售合同不存在递延确认收入这一情况。

那么,为何荣旗工业披露的销售数据与客户不一致?为何与自身同一版本招股书的前后数据也自相矛盾?其财务内控制度是否存在重大缺失?其是否把口罩机设备这一非主营业务的的差额订单以智能检测设备名义转移归纳为主营业务收入?其他非上市公司的客户销售数据是否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其信息披露是否虚假陈述?其是否涉嫌财务造假?这均有待荣旗工业进一步解释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在财务内控规范性方面,荣旗工业招股书未披露发行人是否存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审核问答》第 25 题中关于内控不规范的情形及整改情况,由此在第一轮问询中就遭上市委质疑信披不全,要求其及保荐机构核查并补充说明。

参考资料:

《关于荣旗工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深交所

《荣旗工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上会稿)》. 深交所

《田中精机 2019 年年度报告》. 巨潮资讯网

《田中精机 2020 年年度报告》. 巨潮资讯网

《田中精机 2021 年年度报告》. 巨潮资讯网

(全文 3030 字)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