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被算法算死的网约车司机们

发布日期:2022-04-07 20:11    点击次数:122

搬家后,大部分时间下班回家很晚,就得打车。网约车坐多了,职业病就犯了,就想了解网约车司机的心理状态。碰到的这些司机师傅,真是形形色色,他们都想些什么呢?

所以,开始在坐车过程中问些问题。比如,“开网约车有乐趣吗?”是其中一个。

“能有什么乐趣?”绝大多数司机是这种反问式的回答。在他们看来,开车无非是为了挣钱吃饭,毫无乐趣可言。只有一个司机师傅对我说,“开网约车,要耐得住寂寞。”

换个问法,“你喜欢开网约车吗?”同样,基本没什么人会回答喜欢。一天12~15个小时左右驾驶时间,让绝大多数司机们的心神疲惫不堪。我碰到的一位开了两个多月曹操的司机就说,“我真的佩服那些每天能开到千把块的司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有的人也很逗。某天遇到位开卡罗拉的司机师傅,上车后我问他好几个问题,比如开卡罗拉感觉如何等等,他都不说话。下车的时候,终于憋不住,来了一句,“大哥,就两公里多路,你就不能走回来吗?”晚上12点多了,他觉得我应该走路回来,哈哈哈。

留心这些司机师傅们后,慢慢有了些纪录和心得。当然,这些内容都是在跟司机交谈中得知的,我无法保证其真实性,只是真实地纪录当时是怎么说的。在此声明一下。

平台和租赁公司的账

有天晚上,打着一辆荣威550插混版的。司机师傅对这辆车非常不满意,我问,哪里有毛病?他回了我一句,哪儿都有毛病。特别是,开着开着就“不动”了,就是突然熄火了。处理办法是,只有慢慢溜着靠边,停下等个五分钟,才能重新发动。“可能是哪个线路温度太高短路了吧?得降温才能正常。”这辆车子是租赁公司租给他的,他也没得选。

实际上,很多租赁公司买一批车后,就租给这些司机们,每天的“份子钱”不等,有100多的,有300多的。我在重庆打到过哪吒U,一问才知道,这是租赁公司买了一批,租给这位司机。而我知道,这种TOB目前还是哪吒重要的销售方式。

我问他,开下来的感受呢?他表示,主要是充电桩很少,都得用公用桩,也就是国家电网的。“看着都是好的,但是能用的没几个。”而没有自己的充电桩体系,或者说没有强大的补能网络(无论是自有的还是合作的),对于车企来说会不会形成一种障碍呢?

上海这边,因为曹操打的多,了解到曹操的租金是205块左右(碰到两辆卡罗拉,一辆荣威),加上120左右的油费,一天要开到十四五个小时,才能挣700。一个月下来,净收入挣到一万左右很难。后来我还碰到一位滴滴司机,他说油价“破8”之后,跟去年比每天油费又多了50元,钱越来越难挣。

我碰到的两个新司机,租曹操公司车开,租期分别是三个月和六个月的。这两个司机的感觉居然都是“巨坑!感觉被套牢。”换句话说,等于每天给公司打工,“睁眼就欠(公司+油费)300多块,压力大哦。”他们租期到了之后,恐怕很难续约了吧?

平台的“抽头”也是司机吐槽的重点。T3的抽头在22%,还算行。而滴滴和曹操都是25%~30%(滴滴豪华车有缩减,大概20%)。滴滴原来都是30%,在去年被政府打压后,收敛了一点。但是,这些“困在系统里”的司机们,依然被系统算法算死。

对于T3出行,因为我写过两次独家的爆料文章,所以体会更深。T3这次12月31日新年夜系统“挂了”,此前我特地问了两个司机师傅。在杭州打到的T3司机师傅,则跟我吐槽,当天接单后跑过去都是空单,没办法,晚上六点多就只有回家。

而一个T3师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说没碰到这个情况。但是,他表示当天接我之前,也碰到高德平台系统同时让三辆车去接一个乘客,他的一辆,曹操一辆,阳光一辆,“三个最便宜的公司,三个人去接一个人,乘客都懵掉了。”

直到最近有一天,我碰到一个T3的司机告诉我,12月31日那晚,曾经有20辆车去接一个乘客的事。“都是T3的车吗?”他回我,是的。我文章里写的四个司机接一个乘客,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个说“三个人去接一个人”的T3师傅还跟我吐槽,公司没有奖励。相反,曹操出行的奖励就多不少。“下午从四点到七点,我已经拿到50元奖励。做完你这单,再接一单,还有20元奖励。”所以跑得很起劲。而过完春节后,再问司机们,奖励就非常少了。

毕竟,平台的奖励是动态的。过年前的奖励多,过年之后就很少。“平台早就给你算死了,一个小时50块。”一个司机给我算账,平台给的单子,大部分是三公里之内和三到五公里的单子,像从虹桥机场到家的这种大单(或许是因为保护巡游出租车的利益,监管部门不允许网约车朝机场火车站集中),非常少。在“算法”当道的情况下,司机们的选择权并不大。

司机师傅们的账

对于这些司机师傅,印象最深的,是位曹操出行的司机。

我记得看高德地图时,他的位置还在500米开外,估计要两三分钟吧,但是只觉得就一愣神的时间,他的车已经“刷”地停在我面前。吓我一跳。上了车,他一打方向盘,作为老司机的我立刻就知道,这也是个老司机中的高手,又快又稳,全程4分钟开到(最长的开11分钟,大部分是6~7分钟左右)。有这样的司机,坐车才是享受。

此外,打车多了也知道,很多司机都是新手,路不熟,只能看导航,地图显示五分钟的十分钟都到不了。而且,系统有时候会显示车子长时间不动。很多时候,我问司机开了多长时间,都是几个月、甚至刚开一个月的,这个行业的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

也有的司机很“鬼”,就是觉得路太近,不划算,就开到差不多的地方,掉头向另一个方向开了,那作为乘客的我等不及,只能重新打车不是?有天晚上我打车,上车司机师傅告诉我,才知道司机的这个窍门,而且他给我算了算账,这一单他能得到11.93元,但是开到我这里要两公里多路,送我2.6公里,光是油费就要比普通单子多,实在不划算。

还有一次,我从上海国际会展中心打车去花桥,全程大概120多元。但是这位姓石的聚的出租车司机很“鬼”地用了两部手机,架在中控台的这部没啥花头,而他用自己左手侧的那部手机,遮掩着不断在搜索、更换路线,根本不按中控台这侧的手机路线走。

我看着他一路的“骚操作”,没吭声,下车时候拍了照片,投诉到平台,告诉平台司机让我多花了30多块。平台在核算后,才扣除了这部分费用。这样的经历倒是很少,不过也能看出,只要反馈给平台,处理速度还是不错的。

有位师傅很逗,他问我要现金,因为现在打车很少用到现金了,就很奇怪地问他,才知道,他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因为他替人担保20多万,结果被朋友坑了。问他,为什么会给朋友担保?“唉,主要是熟了,他说的挺真诚,没想那么多。”结果,现在只能靠开车慢慢还债。

说到底,网约车司机之所以选择这个事干(自己买车开网约车为主),因为比较自由,能掌控自己的时间,不用在单位看领导脸色,“想做就可以做做,要么就歇着。今天正月十九了吧?我今天是第一天出来开。休息了一个月。”

这位司机从2015年开滴滴,也挣到了“第一桶金”。我问,车钱挣回来了吧?“何止车钱?”他自豪地反问我,不过接下来就吐槽,即便如此,手里也没能存下什么钱。

恰饭,生活

我打到的最好的一辆车是沃尔沃S90L,算是“超规格礼遇”。价格没变,还是正常的价格。

为什么会打到这么豪华的车呢?司机师傅上车就骂娘,说曹操给的这个“回家单”有多傻,算费用给我,一单挣不到五块钱,确实有白干的意思。但这是曹操在上海投放200辆做品牌宣传的车型,作为乘客,我倒是享受到了,这怎么说呢?算是委屈这位司机了吧。

司机里面,也不光是专职司机,还有很多兼职的司机。还曾经打到辆荣威RX5,司机师傅也是租赁公司的车子,从晚上开到凌晨五六点。他说,“只开网约车,那不得饿死了?”白天他还得做一份工,确实很辛苦。

司机各式各样,有的人很礼貌,有的人很冷,有的人很健谈。而对于交谈,滴滴则有规定,不能跟客户要电话号码,不能涉及乘客隐私,这点倒是做得很好。

“你愿意跟乘客聊天吗?”我问一个开卡罗拉的小哥司机。“看心情。”然后加了句,“不愿意。”

为什么呢?我反问。“你可以当乘客是空气,乘客也可以当你是空气。对吧?有什么可聊的呢?”

“那你不寂寞吗?”这位司机小哥看着前方的路,不再回答我的话。这个时候的我变成了空气。他经历过什么呢?对于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如此悲观?

“开网约车有乐趣吗?”“你喜欢开网约车吗?”这两个问题我问了很多司机,得到的答案类似,就是基本没什么乐趣,除了最开始开会有点新鲜感。我就想到一个问题,这么庞大的一个司机群体,毫无乐趣地挣钱,养家糊口,作为“沉默的大多数”,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也就是说,你看到的宣传海报上的笑容,实际当中是遇不到的。这才是真实。

同样的一个问题是,“你开网约车这些时间里,有没有碰到有趣/好玩的事情?”没有。至今我没能问到一个能给我讲个有趣故事的司机。也许以后会有吧。

这些司机基本上每天要跑十几个小时,属于精力高强度支出,因为不能分心,不然容易出事故。那天晚上,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司机指着我旁边的那些车子说到,“你看嘛,除了我们旁边这辆,其他的要么是出租要么是网约车。”

这些人的沉默就这么散播在街道上,空气中,这里面含着种无言的负面情绪能量,让我们的社会变得异化。所以,我就想,我们的滴滴、美团、T3、高德这些平台,不能做点什么?国家不能做点什么?

就像那些外卖骑手,在爆出那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后,终于有了些许改善。什么时候,我们能在坐上网约车时,能碰到开心的笑容?而不是无言的沉默?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