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票房奇迹,能复制吗?_华语_电影网_1905.com

发布日期:2022-06-24 19:33    点击次数:55

1905电影网专稿 导演林孝谦和编剧吕安弦从没想过,电影《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下文简称:《比悲伤》)票房能取得那么高的成绩。而在外界看来,两人的创作在引起轰动之余,接踵而来的会是压力。

诚然,两人确实在短时间内烦恼过,如何在下一部作品中,和《比悲伤》作出区别?对自己会不会有更大的期许?

冷静过后,他们发现,答案竟然是否定的,那不如更全身心投入到《一周的朋友》的创作中。

或许在外界看来,《一周的朋友》和《比悲伤》有很多相似的关键词:翻拍、病症、情感……但事实上,林孝谦和吕安弦接下《一周的朋友》的时间,远远早于后者。

虽然外界一直觉得,林孝谦拍过不少青春元素的作品,但实际,他并没有真正拍过一部穿着校服的青春电影。于是,他和编剧吕安弦一拍即合,不如用《一周的朋友》给两人的青春,做迟到的告别。

编剧吕安弦(左)和导演林孝谦(右)

就像电影的宣传词一样,“见面吧!夏日与友情均不可辜负”。那么,《比悲伤》之后,缓缓而至的《一周的朋友》,又会是一部怎么样的作品呢?

不一样的改编

原作《一周的朋友》是日本知名的少女漫,出过动画剧集,也出过真人电影,对于中国版而言,难度不小。

本土化也好,差异感也罢,这些老生常谈的话题,早就出现在导演和编剧的企划案中。在观众还在怀疑导演是否会逐帧翻拍的时候,编剧早就把故事进行了比较颠覆性的改编。

正如片名一般,时间记忆是作品本身的起点,而情感只是沿着它扩散出来的支线。

那么人的记忆会说谎吗?可能无解,毕竟曼德拉效应告诉我们,人们有时会拥有一些错误的记忆。导演林孝谦抓住了这一点,“想辨证关于记忆这件事情,以及真跟假。”

编剧吕安弦也认为原作中很多的情节很难发生在中国,甚至一些情感的表达并不符合大家的认知,那不如在遵循原作故事的基础上,进行一些更大胆刺激的改编。

于是,《一周的朋友》前半段故事保留了原作故事的逻辑,但后面进行了颠覆,且更丰富的延展。

为此,团队还将剧本翻译成日文,递给了原作作者,“没想到,你们有这样的想法”,新的思路让叶月抹茶非常惊喜。

既然青春留不住,不如让青春更加梦幻。在吕安弦看来,青春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着天马行空的一面。

导演林孝谦同样没想将故事做得过于现实,带点奇幻,像夏日午后的那杯可尔必思,有着清爽的气泡。

于是,他在电影中,植入了一个小小的彩蛋。

“在林湘之去购买金鱼的那一场戏中,她是在一个天桥上买了金鱼,那个天桥的路灯,惊鸿一瞥,但长什么样子呢?”他把路灯做了奇妙的改动,到底是灯,还是其他;林湘之到底是身处现实,还是游离现实,“是真是假,或许答案在观众心里。”

相较于原作对爱情的迷恋,《一周的朋友》则将情感的重点放在了四个好朋友的关系上。正如林孝谦说的,“我们的青春没有那么多爱情的懵懂,反而是更多青春友谊的坚定和羁绊。”

青春的选角

情感触动,观众看的是共鸣和共情,cp感会加分,朋友之间的情感羁绊,同样如此。

《一周的朋友》并不只把笔墨放在了男女主身上,观众可以通过它,看到四位朋友之间的情谊,从电影延续到戏外。

选角的时候,林孝谦和吕安弦非常肯定,演员的年纪要和角色相仿,不然就会失真。

最先定下了赵今麦,然后赵今麦推荐了林一去成都游玩,期间认识了导演,也促成了这次的合作。在林孝谦眼里,“林一就是完美人选”。

试戏之前,林孝谦看了不少林一过往的作品,但多是高冷帅气的学霸形象,从未有和徐又树相似的气质,“那时候我挺担心的”。后来,导演设计了一种方法——给每个角色找到一种专属精油的味道。

有一场徐又树和林湘之吵架的戏,导演告诉林一,“从今天起,这个味道就要从你生命中消失了。”话音刚落,林一瞬间痛哭。甚至后来在补录配音的时候,导演再把这个味道拿了出来,“他就和我说,导演别来,现在一闻到这个味道,就会想到和今麦吵架的戏。”

那么,他们都是什么味道呢?“今麦是保加利亚玫瑰,林一则是薰衣草。”

不仅如此,不少拍摄工作都让团队秒回青春时期。为了能更真实体现那种氛围,导演找来了相应时间背景的高考真题卷,学霸赵今麦和沈月现场PK解题,还教林一画辅助线。

洋溢着的青春气息,也让林孝谦和吕安弦回忆起来,直呼自己都被感染了。

因为编剧吕安弦写了不少的水下戏,让导演林孝谦频频喊难,“水戏整整拍了8天,我真的‘崩溃’了。”对于水性不佳的演员们更是“难上加难”,即便如此,大家依旧任劳任怨地完成了拍摄。

“我们拍完水戏之后,演员们都把我们‘丢’下了水里。”年轻人之间的庆祝,总是活力无限。

奇幻的拍摄

事实上,水戏的安排,曾让编剧左右为难。

故事发展到中段,本就需要安排一场意外,原作故事里是一场车祸,“但我不想是车祸,大家都已经拍过,我想写点特别的。”吕安弦心里明白,不管怎么处理,都会出现吐槽声,不如遵从自己的创作。

因为电影《一周的朋友》在成都取景,周围有不少的湖水,在田园调查中,吕安弦发现成都发生过不少类似的意外,不仅如此,这样的设计,能更真实贴近受害者内心心里选择的挣扎,以及自我暗示。

除了水下戏,导演林孝谦在《一周的朋友》中,还解锁了不少新的玩法。四个小伙伴在电影里,把废弃的天文教室,变成了秘密基地。

吕安弦在剧本中特别注明,是不是能用逐格动画实现。最后导演为了那段不过几分钟的戏,整整拍了一天,然后请来了动画师完成了想象中的效果。

相较于不少现实电影的创作,这种逐格动画的形式多会在音乐电影(MV)中出现,新颖形式的植入,自然会面临着不少质疑。

MV式的拍法也好,创新也罢,林孝谦不担心观众的看法,毕竟电影发展了百余年,最有魅力的地方是用影像进行创作,甚至在《一周的朋友》后期中,导演在混音方面,做了很多小技巧,“我们会把低音跟重音混得特别浅,以及鼓声很清楚。”

而搭档也不吝啬自己对导演的夸奖,“这已经是导演的风格了,而且《一周的朋友》不是写实题材,我们希望有一个想象跟发挥的空间。”

如果是这样,《一周的朋友》在制作上,或许已经实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一切就都交给观众了,对于导演和编剧而言,下一个项目已经启程。

只是连续两部翻拍作品之后,大家也不免好奇,他们是否会回归原创剧本呢?

吕安弦告诉我们,他下一个作品正是原创项目。林孝谦则卖了个关子,“我挺想拍一个软科幻和爱情结合的故事的。”至于会是什么故事,“不想给自己有那个包袱。”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