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骂他土,我们不配!

发布日期:2022-04-28 19:07    点击次数:147

“昔日我曾如此苍老,如今才是风华正茂。”

形容崔健,这话恰如其分。

一周前,他戴着闪闪红星棒球帽,手持吉他,办了一场线上直播演唱会。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千万网友隔着手机屏幕,歇斯底里地齐声宣泄:

“老子根本没变!”

图源网络

这一声呐喊,令人梦回86年的工体,中国摇滚诞生的那个晚上。

时隔多年。

摇滚的原始基因,被崔健唤醒。

藏在深处的激情与迷茫,再次激活。

图源网络

怀旧、看热闹、瞎起哄…

喧嚣与狂热的背后,必存一份故作冷静的荒唐。

“我不喜欢崔健,也不赞美80年代,爹味的病态激越与亢奋,总是一脉相承。”

“用现在的眼光去听崔健的歌,实在是太土了。”

读完这些差评,我瞬间凌乱了。

脚踏大地、头顶太阳、装做世界唯我独在的摇滚教父,最终被定位成了“土、爹味”。

造化弄人呐。

这,真应了崔健自己总结的一句话——

这个时代变化快,该变的没变,不该变的变了。

>>>>骨头,不变的蓝色

摇滚乐是一把思想意识形态的刀,切入社会肌理,贴近真实脉动。

电影与摇滚乐类似,同样具有锋利的芒。

2005年,崔健在制作专辑《给你一点颜色》时,冒出拍电影的念头。

活过大半辈子,他想把人生A面的经历总结一番,既不负余生,又想试图解开历史疙瘩。

他的原话:

“如果没有机会在余生这段时间里好好表达自己,实际上是在浪费我的教育、我的经验,在下一代面前会显得有点怂。所以通过电影表达我和我父母的关系、我和我下一代的关系。有些话虽然有点疼,但都是我想表达的话。”

图源网络

一开始,崔健构思出三个篇章,分别是:红色摇滚、蓝色电子乐、黄色流行乐。

每一个篇章将围绕一种颜色、一种音乐类型来展开。

点子归点子,实践归实践。

创作是从繁复到简单的过程,极多最终走向极简。

经过漫长的修改,他去繁从简。

删掉红与黄,留下蓝色,完成了心中的极简主义。

耗时8年,长片处女作《蓝色骨头》终于过审上映。

或许你跟我一样困惑:为什么骨头是蓝色的?

其实,这灵感来自崔健本人创作的同名歌曲。

歌词写道:

红色已经把鲜血污染了,真不知血和心到底哪个是热的。阳光和灯光同时照着我的身体,要么我选择孤独,要么我选择堕落。蓝色的天空给了我无限的理性,看起来却像是忍受,只有无限的感觉才能给我无穷的力量。爸爸,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因为我的骨头是蓝色。

时代是激荡热烈,血液也是滚烫。

但,一片蓝蓝天空给予无限的理性,支撑起这具肉体凡胎。

崔健试图回溯特殊历史,呈现普通人的疯狂、炽烈、理性。

同时,借这首晦涩的歌,穿针引线,串起两代人、三段故事,表达自己心中的蓝骨。

电影里将歌词“爸爸”改成了“妈妈”

父亲钟振清(赵有亮/雷汉 饰演),象征传统。

他既要维持一家之主的父权地位,又挣扎、迷惘于特殊年代。

老年父亲、青年父亲

母亲施堰萍(倪虹洁 饰演),是理想与先锋的“试验品”。

反骨精神让她超脱时代,包容不被接受的爱情、反叛的摇滚乐。

她像一个春天的花朵,正好长在一个秋天里。

儿子钟华(尹昉 饰演),象征80后一代人。

他,原本不该存在。

然而,命运把父母缝合一起,孕育出这样一个具有东方传统与西方反叛相融合的“怪胎”。

他与时代同样格格不入,不知选择孤独,还是选择坠落。

和众多国产艺术片一样,《蓝色骨头》有文艺片的通病。

碎片式剪辑,多线叙事,凌乱啰嗦。

它不讨好观众,摆出深邃渊博的姿态,自言自语,显自己的逼格。

电影的转场,很出彩

出轨、三角恋、同性、船戏…

借隐喻隐藏敏感,用尺度彰显大胆。

至于它如何过得审,应该是未解之谜了。

“网线和电脑接触的那个点,就像是信息世界的屁眼。只要你能经得起肮脏,你就知道这个世界吃了什么和缺少什么。”

“我的父亲是鸟,我的母亲是鱼,而我不幸地生活在这个鸟要游泳鱼要飞的万物转型的年代。”

台词如梦呓诳语,时而含糊其辞,时而有点脏。

或许,这就是创作者理解的“诗意”?

可想而知,《蓝色骨头》的票房肯定不理想。

上映两天,票房仅158万元,很惨淡。

崔健与这块骨头,生不逢时。

犹如一朵春天花朵,长在秋天里。

>>>>不变的打假崔大师

《武林外传》有一回。

奉佟湘玉之命,小郭砸了怡红楼。

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怡红楼掌柜赛貂蝉讹上。

赛掌柜表面讹银子,实则偷同福客栈账本,查找佟湘玉偷税漏税的证据。

她临时出了一个主意:

全面包装小郭,并带动同福客栈全体员工一起学舞。

于是乎,就有了下面一段对话。

赛貂蝉:“唱功好不好无所谓,会不会跳舞也无所谓。要的就是盘儿亮条儿顺,会来事儿,帮我顶过这段就中。”

小郭:“可我不会唱歌。”

赛貂蝉:“我可以找人替你唱。”

小郭:“合适吗?”

赛貂蝉:“有啥不合适的,现在崔大师又不在,谁管你假唱,吃饱了撑的。”

嬉笑过后,再度回味。

这里埋了一个彩蛋。

此崔大师,指的正是“打假专业户”崔健。

时间拨回到2002年。

当时演唱会、歌友会等活动流行假唱,观众深恶痛绝。

崔健冒着被封杀、得罪音乐圈的风险,不仅公开批评那英等人假唱,还点名某些节目助长风气。

于是,江湖称他为“打假大师”。

8月7日,崔健在CDCafe发起“真唱签名行动”,发表《真唱运动宣言》。

部分宣言摘要如下:

假唱已经成为一个毒瘤,导致大中华地区、亚洲其他地区同世界流行音乐现场演出的距离越来越大。假唱给艺术的中庸化、媚俗化提供了繁殖的温床。让公众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获得低质量的精神消费,这是不道德,也是不公平的,属于欺诈行为。假唱的最大危害在于破坏歌坛真正的游戏规则,设置了一种潜规则,让音乐依附于强势传媒。假唱是歌坛版的皇帝的新衣,人人都知道,但都保持沉默。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耻辱。真唱是一种权力。“真唱运动”是我们的第一步,这个行动不是公益活动,不是宣战,而是一次纯粹的自卫行动。我们呼吁最终以立法的形式,给有良知、有能力的艺术家更多的公平和机会。

活动十分热闹,原本容纳300人的场地,一下挤进400多人。

罗大佑带头签字,声援崔健。

“大家应该分清音乐人和娱乐歌手两个概念,你要去做娱乐节目,搞假唱,好,没问题,但你不要称自己是音乐人,如果你们也称自己是音乐人,我们就会很尴尬。”

当然,真唱运动必定引起部分圈内人的指责。

有人说,崔健在走极端;有人说,没必要闹得那么大。

那英更直接。

“他这样做是对整个流行音乐的伤害,是在贬低和不尊重流行乐坛,他从来没有看得起流行音乐。如果他真的把我说服了,我会很坦然地穿上他所谓的反假唱的T恤。但现在我不同意他的看法。”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虽然出台法律法规禁止假唱,但时至今日,假唱依然屡禁不止。

在纪念真唱运动三周年的时候,崔健曾说,“如果需要我们为改善乐坛环境努力,我们还会站出来。”

如今,抵制假唱是一场持久战,真唱运动从未胜利。

强烈希望崔大师出山,再抓假唱。

备注:此图为泛指,非单指图中人

>>>>他还是那么敢说

崔健线上直播演唱会火了,关于他的访谈也被翻了出来。

一条条崔健式语录,惊世骇俗,敢说敢言。

我真替他捏把汗。

批流行音乐↓

“国内所有的流行音乐都是来自于时尚。他们的力量是假的,愤怒也是假的,甚至连造型都是学美国。”

批摇滚乐↓

“外表说是摇滚,内心还不是摇滚。

力量是要挣破枷锁的,他们没有感觉到枷锁,或者他们见到枷锁就躲,甚至他们想利用枷锁,想把这枷锁化为时尚,去获得其他方面的利益。”

批丧失批判的文艺↓

“文艺丧失了批判的功能你就是搞娱乐的,你跟小姐没什么区别,给人乐一下,人家付你钱而已。”

二十岁时,崔健一无所有地出走,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

人到花甲之年,他依旧是一副叛逆的反骨,在浪尖风口,死不回头。

固守传统,眼睁睁地看着,失去批判的摇滚在扭曲...

此情此景,可惜可悲,无可奈何。

最后,请允许我用窦文涛评价崔健的话,收尾吧。

“卡夫卡说,我们应该阅读那些伤害我们和捅我们一刀的书。同样,我们需要的音乐应该像一把利斧,劈开人们心中的冰川。

呼唤咱们的老崔,崔哥,再给我们几斧子吧。”

参考文章:

1.过度解读Vol.23 崔健亲解《蓝色骨头》八问 新浪娱乐

2.一个摇滚音乐家是反叛的——专访崔健 南方人物周刊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