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中国最早的山东,被灭了

发布日期:2022-03-16 21:36    点击次数:205

 

◎ 作者:南朝子云◎ 全文约7500字 阅读需要约18分钟◎ 图片:图虫创意、摄图网◎ 本文首发于【锦绣人文地理】公众号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中国有个成语叫“秦晋之好”,说的是春秋时期,秦、晋这两个相邻的诸侯国以世代联姻的方式缓解地缘关系。

 

秦穆公在位时,秦国开地千里、称霸西戎,他成为诸侯眼中的金龟婿,娶了晋献公的女儿为妻。当晋国公子重耳(即晋文公)流亡到秦国时,秦穆公又将自己的女儿文嬴嫁给了重耳,日后名列“春秋五霸”的晋文公也就成了老秦人的女婿。

 

晋文公去世后,秦、晋两国因为战略利益上的冲突迅速反目成仇,“秦晋之好”的局面被打破,便有了崤函之战的交锋,秦国在此次战败后暂时失去了东出争霸的资本。

图片|崤山所在位置

 

作为三秦大地与三晋大地的天然界线,崤山、函谷关一带(在今河南三门峡附近)是先秦时期划分中国东西地理区域的重要分界。

当时,“山东”指的是崤山、函谷关以东的区域,与现在太行山以东的“山东省”大相径庭。

 

在秦人眼中,崤山、函谷关是秦国与东方诸国的分界,也是他们东出称霸的战略要地。后来的战国七雄中,除秦国以外的韩、赵、魏、楚、燕、齐六国,都在崤函以东,故有“山东六国”之称。

秦灭六国的过程,实际上也是秦人东出崤函、统一山东的过程。

图片|青岛琅琊台秦始皇雕像 · 图虫创意 ©

 

 

 

崤函古道穿行于崤山之中,划分东西,号称天险。

 

这条古道的开辟,与周朝的兴起息息相关。

 

商朝后期,周人崛起于关中平原,经过历代经营,东出崤山,攻灭殷商,分封诸侯,以藩屏周。即便如此,偏居西方的周天子还是很没安全感。

图片|洛阳“天子驾六“”马坑:天子驾六,为古代礼制,指天子级别需乘坐六匹马拉的马车。西安、洛阳等地曾发掘出符合这一礼制的陪葬车马坑 · 摄图网 ©

 

《逸周书》记载,周武王伐纣后经常失眠。近臣将此事告诉武王的弟弟周公旦。周公旦便来到周武王面前,说:“长久下来是会生病的,您为何不睡觉?”

 

周武王回答道:“我未定天保,何寝能欲?”我还没有确定上天的庇护,怎能睡得着呢?

 

因此,周武王决定在接近殷商故地的河洛地区建立新都洛邑(今河南洛阳),作为巩固新王朝统治的大事。

图片|洛阳洛邑古城夜景 · 摄图网 ©

 

事实证明,熬夜真的伤身体。周武王克商不久后病逝,营建洛邑的重任交给了周公旦。在他的辅佐下,周朝建立了两京制,新建的东都洛邑称为“成周”,旧都镐京称为“宗周”。

 

千里王畿之内,天下之中的河洛与表里山河的关中相互依存,而连通东西两京的王畿通道,在文献中被称为“周道”。

图片|洛阳市博物馆:古城城址变迁 · 摄图网 ©

 

当时,横亘在关中与河洛之间,连接镐京(在今陕西西安)与洛邑的“周道”有3条主要的陆路干线:一是晋南豫北通道,由今陕西大荔渡过黄河,沿中条山北麓东行,到河南济源,南下孟津,到新安县境内,东去洛阳;二即崤函古道;三是自关中西南沿丹水,过商洛,出武关,再沿弘农河向北,到达灵宝,之后与崤函古道重合。

 

其中,崤函古道是连接东西两京的通道中最为险要崎岖的一段,在里程上占两京道路的二分之一,如同“襟带两京”的锁钥,号称“天下九塞”之一。在古代,无论是称雄关中还是入主中原,历代王朝大都以“崤函之固”为交通要冲。

 

在地理上,崤山,又称嵚崟[qīn yín]山、肴山,是秦岭山脉东段余脉,大致在今三门峡市灵宝县南部、洛阳市洛宁县西北,隔黄河与今山西省的中条山相望,构成一道岩石峡谷,分为东崤、西崤。

 

晋人戴延之在《西征赋》中如此描绘崤山之艰难:

崤山上不得鸣鼓角,鸣则风雨总至。自东崤至西崤三十里,东崤长坂数里,峻阜绝涧,车不得方轨。西崤全是石坂,十二里险绝不异东崤。

图片|河南甘山国家公园,位于崤山南麓· 图虫创意 ©

 

由于地形原因,崤山峡谷中存在很多天然形成的隘口。

 

在这段险道之间,古人建起了一座千古闻名的雄关,即函谷关,与崤山并称“崤函”。

 

函谷关因关在山谷中,深险如函而得名,作为崤函古道上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古代文献中的大IP,如春秋时期的老子出关、描写秦末起义的“戍卒叫,函谷举”,都是以函谷关为划分东西的标志,乃至此后的安史之乱、黄巢起义、李自成起义等历史事件,也都以函谷关为兵家必争之地。

图片|灵宝市函谷关景区地形景点分布沙盘模型· 图虫创意 ©

 

先秦时期还有另一个出函谷关的故事。

 

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曾经入秦,事成后想要东归齐国,可秦王知道,孟尝君礼贤下士,颇具人望,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放他回去,无异于放虎归山,便将他扣留起来,并严令函谷关关令,绝对不能放孟尝君出关。

 

孟尝君平时资助了许多门客,这些门客中,有的满腹经纶,有的孔武有力,偏偏有两个游手好闲的人,一个擅长学狗叫,一个会学公鸡打鸣。

 

当孟尝君身陷困境时,那个会学狗叫的门客披上一身狗皮,深夜潜入宫中,遇到守卫就发出犬吠声,引开他们注意,成功盗出了稀世珍宝白狐裘。随后,孟尝君将白狐裘献给秦王的宠姬,靠她吹枕头风骗取了秦王的信任,得以东归。

 

到了函谷关前,孟尝君一行人发现时辰尚早,关门要等鸡鸣时才开。他们生怕秦王反悔,于是,那个学鸡鸣的门客,藏在人群中学起公鸡打鸣,惟妙惟肖的叫声引得关城上的公鸡也跟着叫起来。守关的人听到群鸡报晓,二话不说就打开关门。

 

如此一来,孟尝君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崤函古道,逃离秦国。这也是“鸡鸣狗盗”故事的由来。

图片|河南三门峡函谷关景区 · 图虫创意 ©

 

 

随着周朝东西两京制的建立,崤函古道有了划分东西的概念。

 

西周时,辅佐周天子的周、召二公“分陕而治”,以崤函一带的陕(即今河南陕州)为自然分界,陕州以西的一边以关中为中心,是周人的老家,而陕州以东是周人新拓展的领土,“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

 

这是“陕西”的由来,也是后来东周秦汉时期以崤函划分山东、山西的滥觞。由于地理的隔阂,崤山东西的民情、风俗、方言等以此为界,有所不同。

图片|西周以陕地划分东西,图为三门峡市陕州区温塘的工业区 · 摄图网 ©

 

唐明皇李隆基有句诗:“山川入虞虢,风俗限西东。”引用的正是崤函古道划分东西的的典故,其中虞、虢两国均位于崤函一带。

 

西周时,崤函黄河两岸建立了一批封国。黄河南岸有虢国(后来迁到今河南三门峡境内),北岸有虞国(今山西平陆县北),以此把守崤函古道的险关隘道,作为西周王畿的屏障。

 

进入春秋时期后,周天子东迁,礼崩乐坏,诸侯争霸。

图片|西周时期的宗周与成周 · 中国历史地图集 ©

 

公元前658年,晋献公打起了崤函之地的主意。

 

当时,晋献公想要侵吞虢国,打通向中原发展的通道。但从晋国的领土攻打虢国,必须经过虞国的地界。

 

在晋国大夫荀息的建议下,晋献公采用了“假途灭虢”的计策,他先派人到虞国,献上名马、美玉等宝物,说想借用虞国的道路去攻打虢国。

 

虞国国君身边有个忠臣叫宫之奇,一眼就看出晋国那帮人心思坏得很,他请求虞国国君不要接受晋国的贿赂,以免落入唇亡齿寒的陷阱。

 

虞国国君却不听劝阻,不仅答应了晋国的要求,还表示愿意发兵充当先头部队去攻打虢国。

 

在虞国呆萌举动的帮助下,晋国大军兵临城下,攻灭了虢国,回师时驻军于虞国,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虞国。

 

此战后,晋国基本上控制了崤函古道的东西两侧。

 

所谓“假途灭虢”,其实就是晋国为了扼制当时的山东、山西通道而发起的战争。

 

此后,崤函古道之间,西起桃林塞,东至河南渑池的数百里通道,长时间为晋国属地,秦、晋两国为争夺这一战略要地多次发生冲突。

图片|假途灭虢示意图

 

 

公元前627年,晋文公去世后不久,秦、晋两国爆发了一场大战,其交战地点位于崤山,史称“崤函之战”或“崤之战”。

 

当时,年迈的秦穆公不顾大臣蹇叔反对,一意孤行地挥师东进,越过晋国国境攻打滑国(今河南偃师)、郑国(今河南新郑),将东出图霸的野心展露无遗。

 

新继位的晋襄公急忙召集众臣讨论。

 

晋国朝中分为亲秦和反秦两派。亲秦派认为,秦国是晋国的老朋友,应该放秦军过去。

 

反秦派以晋国名将先轸为首。他认为,晋文公刚去世,晋国正处于国丧期间,秦人就伐我同姓之国(滑国与晋国同为姬姓),实在是不仁不义,且一日纵敌,将成数世之患,应该等秦军班师回国时,设伏痛击他们。

图片|灞河,古名滋水,秦穆公称霸西戎后改名霸水,以彰显其霸业 · 图虫创意 ©

 

于是,晋襄公派先轸在秦军必经之路的崤山、函谷关一带设下埋伏。

 

秦军到崤山的险要地段时,惨遭晋国大军伏击,死伤惨重,孟明视等三员秦军大将都被俘虏。

 

先轸等人原本劝说晋襄公杀掉战俘。但晋国太后文嬴是秦穆公的女儿,她力劝晋襄公将孟明视等三人送还秦国,以免让秦晋两国原本就不和的关系雪上加霜。

 

晋襄公听从文嬴之言,放孟明视等人回秦。秦穆公穿着素服,亲自出城迎接秦军将领,并诚恳地做了自我批评:“孤不听蹇叔的话,让你们受苦了,这都是孤的罪过啊!”

 

这场战役的失败,成为秦晋争霸的决定性事件,也为秦人的东出霸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后,秦晋发生多次大战,秦国胜少负多,在麻隧之战中更是全军覆没,遂使秦军“数世不振”。

 

历史与地理交织之下,为秦人划下了一道看似牢不可破的天命线。

 

崤山之战后,秦人被崤函古道封锁于关中平原内,东进中原的道路被晋国牢牢地扼住,秦国只能向西发展,继续开垦荒凉的西北黄土。

 

直到200多年后,秦国变法图强,崤山、函谷关以东的广袤土地才再度听闻虎狼之师的嘶吼声。

图片|春秋时期,秦晋两国对崤函展开争夺

 

 

当秦国被崤函之固封锁于关中平原时,山东的形势发生了惊天变化。

 

先是曾经长期扼制秦国发展的晋国“解体”了。

 

春秋后期,晋国出现了“六卿专权”的现象,韩、赵、魏、智、范、中行,这六个大族在晋国内部互相争斗,斗到后来剩下韩、赵、魏、智四家,其中智伯年龄最长,最为强盛。

 

此时,晋国国君已经名存实亡。智伯把持晋国朝政后,野心勃勃,不断向韩、赵、魏三家强要土地。韩、魏两家比较老实,害怕智伯的权势,说给就给,割让了万户之邑。

图片|春秋时期,晋国与秦国以崤函为界 · 中国历史地图集 ©

 

赵家的赵襄子却是根硬骨头,他决定和智伯死磕。面对智伯与韩、魏两家的围攻,赵襄子退守晋阳(今山西太原),宁死不屈,并暗中联合韩、魏两家反攻智伯。

 

韩、魏两家被赵襄子的气概所打动,同意与赵氏联手,决堤反灌智军。智伯措手不及,所部溃不成军,很快被韩、赵、魏三家攻灭,之后身死地分,智氏的地盘被韩、赵、魏三家瓜分。

 

赵襄子对智伯恨之入骨,将其头颅斩下,用头盖骨制成饮酒器。智伯被灭后,三家分晋已成定局,原本的晋国国君只剩下两座小城,有时反而要向韩、赵、魏三家朝贡。

 

公元前403年,周王室只好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三家分晋也就“合法”了。

 

另外一个类似的变革发生于齐国。

 

齐国的新兴地主阶级田氏取代了原本的姜氏为齐国国君,史称“田氏代齐”。姜齐的末代国君齐康公被赶到海岛上钓鱼,后来莫名其妙绝后了。公元前386年,早已失去权势的东周王室也只好承认齐国田氏为诸侯。

 

齐国的国号没有变,但国君已经换成了另一个家族。

图片|战国时期全图 · 中国历史地图集 ©

 

与此同时,天下大势悄然发生转变。

 

自平王东迁之后,春秋时期的诸侯争霸,总体上是由统一走向分裂的战争,你不服我,我也不服你,于是互相攻伐,看谁当老大。

 

到了战国时期,列国纷争却是由分裂走向统一的战争,大国不断蚕食小国,最终由秦国完成了统一天下的使命。

 

战国七雄中,齐、楚、燕、韩、赵、魏六国皆在崤函以东,所谓“河山以东强国六”,只有秦国一方在崤函以西。

图片|位于中国东部的三大平原

 

如果以东西对抗的局面来看,秦国完全处于劣势,山东六国一旦“合纵抗秦”,便有可能再度将秦国封锁在崤函以西的关中平原内,即便秦军再能打,也难以施展拳脚。

 

从地理上看,山东六国占据资源富饶的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等地区,坐拥取之不尽的物资与庞大的人口数量。

 

按照纵横家苏秦的说法,山东六国的土地加起来“五倍于秦”,兵力加起来“十倍于秦”。然而,山东六国矛盾重重,在与秦国合纵连横的同时,自己斗了个你死我活。

 

战国三大战役中的桂陵之战、马陵之战,就是齐、魏两国的拼杀。

 

经过这两次大战,率先变法图强的魏国,最终被齐国打服了,而魏国的盛极而衰,也使秦国少了一块堵在东边的屏障,从此秦军开始大举东进。

 

战国七雄中,原本最弱的燕国与齐国之间也爆发了一次生死之战。先是齐国乘燕国内乱的机会,差点儿一口吃掉了燕国。

 

燕昭王即位后,筑黄金台求贤,吸引四方才俊,国力得以复苏,并联合其他几国,大举讨伐齐国。在这场复仇之战中,齐国被打得只剩下即墨和莒两座大城,即便后来得以复国,国力也大不如前。

图片|田单火牛阵破燕军场景:公元前284年,燕将乐毅连破齐国七十余城,齐国田单退守即墨。之后,乐毅受新继位的燕惠王猜忌,被罢免,田单率领齐军击败燕军,齐国收复失地 · 图虫创意 ©

 

燕国是个老牌诸侯国,在秦灭六国之战前,燕国国祚长达800多年,而且跟秦国较少发生矛盾。秦、燕之间最大的冲突,还是燕国灭亡前夕,燕太子丹派刺客荆轲前去刺杀秦王嬴政。

 

另外一个原因是,有一个强大的赵国,挡在了燕国与秦国之间。战国时期,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赵国兵力强盛,与秦国发生五次战争,赵国胜了三次。

 

但其中一次惨痛的失败,使赵国再也无力抵御秦国的东进,那就是公元前260年的长平之战。这一战,四十万赵军全军覆没,参战士卒几乎被秦军尽数坑杀。

 

在山东六国尔虞我诈的恩怨情仇中,秦国也不忘掺一脚。

 

秦惠文王在位时,纵横家张仪对山东最强的齐、楚两国采取了分化计策。

 

当时,齐、楚两国交好,对秦国东出极为不利。张仪为拆散齐、楚联盟,主动请缨,出使楚国,对楚怀王说,秦国早就仰慕楚国,如果楚国愿意与齐国毁约闭关,断绝往来,秦国将向大王献地六百里,再送几个秦国美女给您当小妾。

 

张仪是战国有名的大忽悠,一骗一个准。楚怀王一听乐坏了,欣然接受。

 

楚国大臣陈轸看出其中有诈,对楚怀王说,这六百里地我们肯定是得不到的,秦国真正的意图是拆散齐、楚联盟。但此时的楚怀王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

 

在张仪的诈骗下,齐、楚两个大国反目成仇,楚国后来还被秦国骗取了一大片土地,而楚怀王竟然被拐到秦国,遭到软禁,直至死去。

图片|湖北省博物馆曾侯乙编钟 · 图虫创意 ©

 

后世在回顾这段历史时,往往既会找寻秦国成功的根源,也会分析山东六国失败的原因。

 

正如宋代苏洵在《六国论》中说的:“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而力亏,破灭之道也。”老苏认为六国在政治上趋于保守,因循守旧,不能坚定地联合抗秦,而是一味讨好秦国,不思进取,这是他们破灭的原因。

 

在山东六国的混乱之中,秦国虎视眈眈地盯着崤函以东的万里河山,踏出了东出的步伐。

图片|秦楚古道,即商於古道,是古代秦国通往楚国的一条驿道,起始于咸阳,经秦岭终南山,通往荆楚 · 图虫创意 ©

 

 

 

汉代贾谊在《过秦论》中写道:“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

 

在秦始皇嬴政之前,秦国的六代秦王依次是秦孝公(在位24年)、秦惠文王(在位27年)、秦武王(在位4年)、秦昭襄王(在位56年)、秦孝文王(在位1年),以及秦始皇的父亲秦庄襄王(在位3年)。

他们变法图强,连年东征,奠定了秦国扫灭山东六国的基础。

图片|秦铜车马 · 摄图网 ©

 

秦国统一天下的目标,最早由秦孝公确立。他在位时重用商鞅,在秦国推行变法,重农、重战、重法、重刑,实行军功爵制,实现了秦人的富国强兵。

 

原本由魏国控制的崤函之险,逐渐落入秦国手中,三晋从此再也无力阻止秦国向东的扩张。

 

到秦孝公之子秦惠文王在位时,他虽然为了秦国宗室的利益处死商鞅,但没有因私废法,而是延续商鞅的改革,并且文武兼备,一边用张仪,采取“连横”之策分化山东六国,挑动六国生死相斗,一边同各国交战,争夺山河之险。在掌握了易守难攻的函谷关,以及“不啻走太行间”的崤山道后,秦国才能据险而东击。

 

公元前318年,与张仪齐名的纵横家公孙衍发动魏、赵、韩、燕、楚五国共同攻秦,但五国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到了函谷关前都互相观望,谁也不想去跟秦军硬拼。

 

结果,五国联军抗秦失败,秦军从此牢牢控制了崤函之固,并且北灭义渠,南并巴蜀,吞并了山西的广阔土地,在疆域上可与山东六国一较高低。

 

秦惠文王的儿子秦昭襄王是战国时期秦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王,他在位时,凭借秦国的雄厚实力,一生基本上只致力于一件事——东出。

图片|秦兵马俑 · 图虫创意 ©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秦昭襄王南路伐楚、中路伐韩魏、北路伐赵,通过大规模的歼灭战、攻城战,扫清了秦灭六国的阻碍。

 

到秦王嬴政即位时,赵国历经长平之战后已经一蹶不振;魏国失去河西之地、崤函之固,与三晋中最弱的韩国一样,地盘只相当于秦国的一个郡;燕国与秦国的直接冲突最少,但日趋衰落;齐国虽为东方强国,却不思进取,束手待毙;楚国是山东六国中的第一大国,一度“带甲百万,粟支十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在秦国的连年攻略下,不断迁都,早已没了当年的雄风。

 

正是这一背景下,秦王嬴政“挥剑决浮云,东向扫六合”,发动了统一山东六国的战争,到公元前221年灭齐,结束春秋战国长达500多年的乱世。

 

之后,秦始皇将从山东六国缴获的武器进行销毁,铸成12个重达千斤的铜人。

图片|秦灭六国路线图

 

 

秦朝统一后,山东六国的“幽灵”仍然飘荡在帝国的东方。

 

有秦一代,六国复国运动长期动摇秦朝的统治。当时,山东最牛的一句口号是楚人楚南公说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山东六国之一的楚人曾将河山丢给了秦人,后来他们却从秦人手里夺回了天下。

 

秦始皇死后,公元前209年,楚人陈胜、吴广举起反秦大旗,山东豪杰闻风而动。

图片|秦朝统一后的“山东”南部诸郡:看看你的家乡当时是否也属于“山东” · 中国历史地图集 ©

 

参与反秦战争的楚国贵族有项梁、项羽叔侄,而赵地有赵王歇为领袖,张耳、陈余为谋主的军事集团,齐地则以齐王田市为名复国,韩王成占领了以阳翟为中心的原韩国大部分土地。

 

起义军中的六国贵族,大都以恢复故国为目标,他们群起响应,向西进军。秦朝覆灭的命运,再度与崤函这一宿命之地紧密相连。

 

当时,各路起义军奉楚国的后裔楚怀王熊心为义帝,相约“先入咸阳者王之”。起义军的将领项羽与刘邦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刘邦率领的西线军率先来到函谷关下,但其实力较为弱小,即便强攻函谷关,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谋士张良及时制止了他的计划,转向南进发,攻下诸多防御松散的小城,跨过崤函天险,率先进入关中地区,攻入咸阳城。

 

随着崤函之固的瓦解,秦朝在山东六国的起义浪潮中走向毁灭。之后,刘邦打败项羽,继承秦朝制度,建立了另一个大一统王朝——汉。

图片|洛阳市新安县汉函谷关遗址 · 图虫创意 ©

 

 

山东六国已成往事,却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融合成中华文明的底色。

 

在大一统王朝的时代,“山东”的概念逐渐发生转变。

 

春秋战国时期以崤山以东为山东,更多是站在秦人的视角来看,因为他们起初困守于崤山以西,将东出函谷作为实现霸业的目标。而汉代以后,崤函虽然仍有沟通东西两京的作用,但包括洛阳在内的崤函以东大片土地也都在大一统王朝的统治之下。

图片|华北平原地形图:汉代开始将太行山以东的齐鲁故地称为“山东”,如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山东》考证:“ 汉时亦有称齐鲁为山东者。” · 锦绣人文地理

 

唐朝以来,政治中心东移,古都西安和洛阳的地位被开封、北京、南京等城市赶超,而沟通东西两都的崤函古道也随之没落,人们渐渐不再以崤函来划分东西,而是用太行山脉这一更广泛的分界,来区分山东、山西。

古山东概念消失的另一个原因,是现代“山东省”的形成。

图片|山东省地图(审图号:鲁SG(2020)019号) · 山东省自然资源厅 ©

 

北宋末年,北方的华北平原沦为金兵南下的战场。金朝统治北方时,在华北设置山东东路及山东西路,其中,山东东路的治所在益都府(今山东青州)。这是山东作为政区之名的开始。

 

到了元代,地方实行行省制,元朝在今山东地区设置了山东行省。此后,明清两代都将“山东”作为一省的名称,其大致范围内,东部为山东半岛,西部及北部属华北平原。

 

至此,太行以东的“山东省”逐渐深入人心,而秦人东出早已如过眼云烟,崤函以东的“古山东”也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图片|山东泰山的日出云海 · 图虫创意 ©

...   完   ...

参考文献:

[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2006

[汉]刘向:《战国策》,中华书局,2012

邹逸麟:《黄淮海平原历史地理》,安徽教育出版社,1997

杨宽:《战国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宋杰 :《中国古代战争的地理枢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

辛德勇:《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商务印书馆,2018

文字为锦绣人文地理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爱历史新书大促,欢迎入手▼最爱历史新书《疑案里的中国史》今日优惠价,喜欢可入手▼

更多走心内容,值得关注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